•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字数:11418
    主角:楚天
    ——————————————家属:
    母亲:楚菲雅,
    小姨:楚菲菲,
    姐姐:李梦蝶,
    外婆:张芸52
    姑妈:白玉芝(二姑妈)36——妹妹白艳妮(小姑妈)34——姐姐白冰
    凝(大姑妈)36
    二妈妈 :甄妍——女儿宋璇
    三妈妈 :蒋晨
    奶奶:柳媚音52
    宋玉卿——母亲林晚晴(知名作家画家)
    蓝菲菲——公司财务总监
    许幽兰——公司人力资源部
    温碧芸——公司法律部——妹妹温素心——姐姐温雅娴
    齐向红——姐姐齐雪媚公关部长
    章晓蕙——行政秘书
    秦可馨——女儿秦露露
    ————————————智美化妆品公司
    总经理陈如烟(45)——女儿张晨雨(25)
    副总慕容雨薇(35单身)
    豪媚媚——公关部长
    ————————————御河女子学校
    母亲田静42,女儿冷碧莹22
    杨艳萍37岁,英语老师
    虞芳28岁,数学老师
    苏雅琴35,语文老师
    高玉梅25——音乐老师
    石艳秋33岁
    ————————————
    市长:萧雅琴
    第一章
    楚天穿越了。
    没错了, 穿越了。
    睡了一觉醒来,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抬起头,睁开眼,奢侈豪华的卧室,土豪版的装饰品,床下还有一个栩栩如
    生的雄狮雕像。
    还在怀念曾经的那些游戏时光的时候,大脑一痛,刺痛的感觉刺激着大脑头
    皮,刺激着神经。
    半响;
    他知道了这是一个什麽世界;
    身份还是没有改变;
    楚式集团少东家,家庭成员也没有改变,可能这两个消息是对他来说最好的
    消息吧。
    楚式集团是一家民营企业,但也是亚洲第一大集团,或者说财阀更为贴切。
    ,进入什麽行业,就是这行业的佼佼者。
    「这不就是以前的雅马哈吗?」
    随着脑海中的记忆,楚天微笑着喃喃自语。
    「没想到突然之间,从一个屌丝,成为土豪!」
    「不过,我喜欢,老天爷真是公平的!」
    掀开被子,站在窗前,双手十,慢慢双膝跪下。
    「谢谢你们;」
    「踢踏踢踏;」
    还来不及说完自己的话。
    因为房门没有关闭,耳边清晰听见高跟鞋鞋跟触碰地面所产生出美妙的声音

    不过,现在他来不及享受这悦耳的声音。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进被子里,闭上眼睛,装着沈睡。
    毕竟有些心虚,这些行为都是能理解的。
    但是,他不知道,他的这些行为,早就被站在门外的性感漂亮少妇看在眼里

    「臭小子;看见妈妈就装睡!」
    少妇穿着一件浅灰色包臀裙,披着薄薄的黑色高腰外套,性感笔直的双腿被
    性感的黑色丝袜包裹,美足穿着一双红色10厘米高跟鞋。
    包臀先它紧紧地包裹着臀肉,高耸的胸部撑着裙子。
    如果楚天这时候睁开眼一定会惊呼一句GOD(上帝)GOD也就是G罩杯

    这少妇虽然打扮性感高贵,可是一副端庄矜持的模样,身上更有一种当家女
    强人的气场。
    樱桃般鲜嫩的肌肤,微捲微黄的髮丝,显得美艳动人。
    红色和黑色形成的严重视觉反差,会更加刺激人的慾望 。
    尤其是这样前凸后翘,性感又高贵的的美少妇。
    这少妇就是楚天的妈妈 ,目前楚式集团总裁楚菲雅。
    迈开步伐,踏着鲜红色包足高跟鞋,一步一步走向楚天。
    家中独子,楚菲雅对于楚天溺爱之深,如果他让妈妈楚菲雅脱光衣服被自己
    干。
    楚菲雅也不会拒绝,可能会犹豫片刻才开始自己的动作。
    为了在自己儿子心中有一个高贵伟大的形象,这麽多年,她也没有选择配偶

    只是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着。
    对了,楚天还有一个姐姐,叫李梦蝶,遗传了母亲楚菲雅的基因,性感漂亮

    姓李是当年亡夫家里所说,第一个孩子,无论男女随男家姓。
    「啵;」
    楚天突然皱着眉头,一脸不敢相信,现在更加不敢睁开眼睛。
    作为一个处男,他知道这是什麽,他能感受到侵袭的粉嫩舌头。
    但;
    他不敢睁开眼。
    一动不动,双手牢牢的抓着被单。
    鼻中贪婪的嗅着那女人魅香的香水味。
    而楚菲雅还在调戏着自己的儿子。
    温暖的手,伸进被子里,慢慢握着自己儿子的大鸡吧,感受它充血不断膨胀

    舌头不断侵袭儿子的舌腔。
    尽情的吸食着自己儿子的唾沫。
    握着大鸡吧的手缓慢的上下涌动,帮助自己的儿子自慰。
    作为一个母亲,溺爱自己的儿子到这样的一个地步,居然敢抛开伦理,也是
    畸形。
    「怎麽了?刚才不是活蹦乱跳的?怎麽听见妈妈来了就躲进被子里?这是有
    多怕妈妈 ? 」
    突然之间。
    楚天就感觉到一具丰满芳香的娇躯掀开被子压在自己的身上。
    妈妈 ?
    谁家妈妈会亲吻自己的儿子,会帮自己的儿子手淫?
    他的脑海中并没有接收到这段记忆,所以他也在好奇惊呼。
    「好了吧;乖儿子, 妈妈又不是不同意你说的,只是现在还太早了,别生妈
    妈的气了吧! 」
    楚菲雅头枕在楚天的颈旁,撒着娇,吐着热气刺激着。
    「 妈妈也答应你另一个要求了啊, 妈妈为了你,以后都会穿丝袜和高跟鞋,
    性感的裙子衣服,打扮漂亮让自己的儿子看! 」
    「坏儿子;怎麽还在生气;」
    ;;;;;
    过了很久。
    準确的说是楚菲雅在床边自言自语说了很久。
    楚天突然感觉大脑有点不够用,这;太让人感觉神奇。
    心中对于老天爷的尊敬也越来越高。
    这不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吗?
    家里一堆漂亮熟妇听自己的话,自己就像是皇帝一样,说什麽就是什麽。
    在楚菲雅偷偷离开卧室的那一刻。
    他偷偷睁开眼睛看着那性感娇躯,性感的双臀和笔直的双腿。
    他又硬了!
    不对,準确说一直都是硬的。
    随着那高跟迈出的步伐,臀好像是水球一样,左右不断摇晃。
    坐在床边,拿出一支香烟,狠狠的抽了起来。
    激动,又有些恐惧。
    激动是自己的美妙生活真的要来了。
    恐惧是因为,这一切来得太过于突然,万一有一天突然消失怎麽办?
    硕大的庄园内,只有自己一个男人。
    抛开佣人,还有八九个个性感的女主人。
    ;;;;
    楞了很久;
    慢慢;
    随着记忆走到楼下客厅。
    刚刚走出楼梯,来到宽大的客厅时。
    他感觉这就是女儿国一样。
    沙发上四个性感的美少妇,坐在沙发上,翘着腿,性感的双腿被性感光滑的
    黑色丝袜包裹着。
    各色各样的包足高跟鞋,在她们的驱使下不断摆动着。
    由于沙发好像定做的时候很矮小。
    四个性感的少妇几乎都是陷进沙发里,翘着腿,楚天能清晰的看见那凹凸线
    ,隐隐约约好像还能嗅到那性感的淫水味。
    视觉太刺激,会欺骗嗅觉,这句话真的没错。
    他现在就被欺骗了。
    「起来啦?」
    「过来,奶奶抱抱!」
    这四个女人,穿着红色高跟鞋,也就是现在说话的女人就是奶奶柳媚音,光
    听名字都能让他硬的发胀,更别说奶奶柳媚音那柔弱到极点的嗓音。
    蓝色高跟鞋的是外婆张芸,穿着黑色蕾丝包臀裙,不断摇晃着自己的腿。
    紫色高跟鞋的是二姑妈白玉芝。
    粉色高跟鞋的是大姑妈白冰凝。
    值得一提,外婆张芸和奶奶柳眉音虽说都是52岁,可是并没有在她们脸上
    和皮肤上看出年纪,皮肤和气质就像是三十岁的美少妇一样。
    大姑妈和二姑妈也是三十几岁,看起来就像是二十八九岁。
    很神奇的一个家庭。
    这来源于家庭的基因。
    楚家的男性精液中有一种神奇的抗衰老细胞,能够阻止女性衰老,达到返老
    还童的神奇效果。
    有好处,也就有坏处,坏处就是楚家的男性特别少。
    这一代,楚天就是独苗。
    三个姑妈都谈过一次恋爱,现在楚天看着大姑妈白冰凝和二姑妈白玉芝的眼
    神都变了。
    不光她们两人能感觉到,外婆张芸和奶奶柳眉音也能感受到楚天眼中那贪婪
    的慾望 。
    张芸和柳眉音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微笑起来。
    气质出众,这微笑彷彿要人命。
    「奶奶;我来抱你吧,我长大了,该孝敬孝敬你!」
    楚天站在柳眉音身前,怯场害羞的说道。
    柳眉音笑了笑;:「好啊;」
    等待柳眉音站起身后,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三左右,加上10厘米的高跟鞋,
    身高都能和一米八几的楚天相提并论。
    坐在沙发上,双手环顾奶奶的细腰,鸡巴顶在奶奶柳眉音的性感双臀上,不
    断往后退,手不知不觉不听使唤的抚摸着。
    他的心跳加速越来越快,感觉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了。
    奶奶柳眉音的放纵,让他的胆子越来越大。
    微微拍了拍奶奶柳眉音的臀,轻轻抱起她,撩起她的包臀裙边。
    奶奶柳眉音回过头,含笑的用着手指戳了戳楚天的脑袋:「淘气!居然敢对
    奶奶放肆了! 」
    「奶奶真漂亮!真性感。」
    旁边就是外婆张芸,感受到外婆那落寞的眼神。
    楚天也大胆的伸出手抚摸外婆张芸那性感的黑丝翘腿。
    理所当然,并没有出现所谓的怒斥。
    反而外婆张芸还心满意足,眼神中稍显有些讚赏。
    大姑妈坐在旁边,含着楚天的耳垂,舔舐着悄悄的说道:「在外面你可不能
    这样,听见没。 」
    「恩;」
    看见大姑妈那粉红的樱唇。
    这时的楚天开口道:「大姑妈,我想亲你的唇!」
    二姑妈坐在最边上,白了楚天一眼:「都抱着外婆和奶奶,还要亲姑妈,过
    分了啊臭小子。 」
    楚天呛声道:「二姑妈吃醋了?」
    听见楚天的话。
    四个美少妇都笑了起来。
    在她们眼里,昨晚之前的楚天就是有色心没色胆,羞涩的一个小男孩。
    可是今天情况变了,懂得得寸进尺了。
    四人心理都想着,是不是因为高跟鞋和丝袜的原因?
    「对;二姑妈吃醋了,你能怎麽样?」白玉芝也笑了起来,犹如花儿绽放一
    般,媚艳十足。
    家里女人的身材都差不多。
    腿长,性感,乳大,就像是球一样,臀也圆润厚实,摸起来手感十足,每一
    个都是极品美女。
    外婆张芸:「小天,你年纪也到了,该纳妾了,你觉得你三个姑妈怎麽样?
    「什麽?」
    「你怎麽惊讶干什麽?」外婆张芸好奇的看着楚天。
    「你这坏小子别磨,原来你让我们只穿丝袜高跟不穿内裤就是这坏水?」奶
    奶柳眉音插话说道:「受不了;」
    楚天的鸡巴太大,太硬,而且感受到孙子那极具男人的体味,一时之间,春
    意动荡。
    脸蛋粉红,就像是花儿一样含花待放一样。
    她的骚穴中随着楚天的晃动,不断溢出晶莹剔透,透露着芳香的淫水。
    而两个姑妈并没有害羞,只是直愣愣的看着楚天。
    纳自己的姑姑为妾,这样的事情,作为一个穿越者,怎麽能不惊叹。
    可是冷静一想,这样的事情,在家族内是常见的。
    而且不光是家族,也是国家和会所认可的一件事。
    这个世界和曾经的世界略微有些不同。
    这个世界虽然是一妻一夫制度,但只要你的资金资产达到一定程度,法律会
    开放附加条件。
    那就是妾。
    楚天可是楚式集团少东家,亚洲最大的财阀,出身就等于可以一夫多妻,像
    个皇帝一样。
    当然,纳娶近亲又是另一个独立条件。
    基因条件,只要基因达到一定高水平,就算是你没有任何资产,法律也会赋
    予你一夫多妻,而且还包含近亲在内。
    可以说,这个会依然崇尚金钱,但金钱并不是万能。
    金钱并不代表会地位。
    基因才代表会地位。
    纳娶姑姑这些现在不为过。
    可是纳娶自己的母亲,在现在的龙国,可是近五十年没有出现。
    当然并不是说没有这些事情发生,而是龙国很矛盾,一部分法律承认,一部
    分会不承认这条法律,高级知识分子认为这突破了伦理的底线,所以很多人迫
    于会压力,都不敢公开,也不敢领证,只能偷偷的做着这些事情。
    楚天会怕吗? 别说他现在的身份,就光说穿越者这个身份,他也不怕所谓的
    知识分子来抨击。
    娶楚菲雅,他娶定了。
    「纳还是不纳?」大姑妈白冰凝含着楚天的耳垂,温柔的问道。
    「你;」
    深吸一口气;
    鼓起勇气,慢慢脱口而出:「我不纳你们;」
    四个美少妇瞬间傻眼。
    没想到楚天居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大姑妈白冰凝眼眶中渐渐泛起水汽。
    二姑妈白玉芝傻傻的看着楚天,眼泪慢慢流下来。
    怀中的奶奶柳眉音也为女人抱不平,暴走的回过身子扇了楚天一耳光。
    这一耳光,让楚天异常愤怒。
    瞪大眼睛看着奶奶柳眉音。
    鼻腔中喘着粗气。
    二姑妈白玉芝失望头顶,捂着嘴,流着眼泪小跑上楼。
    外婆张芸温柔的抱着楚天,抬起头问道:「为什麽?难道你不爱你三个姑姑
    吗? 」
    「还是因为他们年纪太大了?」
    看得出来,张芸很紧张。
    如果楚天不纳三个姑姑,或者说因为年纪原因,那她呢? 她的晚年怎麽办?
    难道重新嫁了给别人当性奴?
    「不是;」楚天差不多能猜到外婆的意思,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豪乳,以示安
    慰。
    楚天的动作,让她嘴角溢出笑容。
    楚天看着大姑妈白冰凝:「我不纳你们是因为我要娶你们!」
    一句话。
    由悲转喜。
    「什麽?你再说一次?」大姑妈白冰凝流着泪,不敢相信幸福来得这麽突然

    心道:「这坏小子,坏死了,人家还以为;
    「我要娶你;我要你白冰凝,你妹妹白玉芝,白艳妮做我的女人。」随后楚
    天看着外婆张芸,在她樱唇上亲吻一口:「我也要外婆, 妈妈 ,二妈妈 ,三妈妈
    都做我的女人。 」
    「我要你们做我的丝袜女奴,我的乖女儿,我听话的小姓奴。」
    听着他的「誓言」,沙发上的三个人都傻眼了。
    丝袜女奴,乖女儿,小姓奴。
    多麽饱含刺激的言辞,多麽骯髒下流的言辞。
    可是,在她们眼里,这反而是一种爱恋的宣告。
    张芸的手不自觉的撩起包臀裙边,张开丝袜美腿,骚穴暴露在楚天眼中。
    白冰凝含蓄一点,只是把手伸进自己的骚穴里。
    奶奶柳眉音着不断摇晃着自己的丰满翘臀。
    「我想什麽时候干你们,就什麽时候干你们。」
    奶奶摇晃的速度越来越快。
    外婆张芸伸出手放在楚天的后脑勺,微微用力,让他的头向着自己的骚穴压
    着。
    楚天略微一笑,并没有拒绝,鼻尖贴着她那饱满,尽显粉嫩就像是少女的丝
    袜骚穴。
    「我要你们天天穿上丝袜,天天舔我的大鸡吧。」
    ;;;;;
    毕竟在客厅。
    并没有什麽过分的举动。
    哪怕连口交都没有。

    吃过午饭,二姑妈白玉芝并没有下楼。

    还躲在楼上伤心落泪。

    楚天也让奶奶外婆和大姑妈不要告诉二姑妈这个消息。

    他原本打算第一次是给自己的妈妈楚菲雅。

    可是,他现在改变主意了。

    二姑妈白玉芝那柔弱,让人慾望攀升,尽显征服揉贱的慾望让他实在受不了


    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狠狠的征服这个女人。

    狠狠的操弄她,让她从一个内敛高贵的美少妇,成为自己美坐骑。

    他至今脑海中还只记得二姑妈白玉芝小跑上楼时候,那随风蕩漾的豪乳和笔
    直性感的双腿。

    无法忘记,他感觉自己已经着魔了。
    他上楼了。
    推开二姑妈白玉芝的房门。
    来不及欣赏屋内的装饰。
    看见俯躺在床上的二姑妈白玉芝。
    那齐逼的包臀裙在这个时候不断漏光,那性感的秘密地点,透过超薄的黑色
    丝袜,还能看见里面的黑色丛林。
    那双拢性感的双腿。
    他实在受不了,就像是野兽一样看见食物。
    他现在只想要饱餐一顿。
    饿狼扑食一样,一边解开裤袋,赤裸着下身,直接扑在二姑妈白玉芝的身上

    「你干嘛; 滚开 ,你这负心汉!」
    「不要, 滚开 ;」
    「人家为你等了那麽多年,就为了等你长大,等你纳我,你居然;」
    楚天一边撩起二姑妈的包臀裙,把她的包臀裙撩在她腰上。
    一边在丝袜上撕了一个洞:「姑姑;我不纳你,那是因为我要娶你!」
    「什麽?」
    「你没骗我?」
    「当然没骗你,你这麽性感,我怎麽可能放过。」
    「那;那;那你当时怎麽不一起说出来。」
    「因为我要寻找机会把处给你,让你成为我第一个女人,我要让你成为我的
    丝袜女奴,我的小性奴! 」
    楚天趁机抓着二姑妈白玉芝的豪乳在哪里轻捏玩弄着,二姑妈白玉芝现在根
    本不挣扎,丰姿绰约的嫣红俏面上闪着一丝羞涩。
    她知道接下来楚天会干什麽,她也期盼着,因为她也是第一次。
    心扑扑乱跳,美目闪着异样的光彩。
    小瑶鼻喷着粗气。
    楚天微微用力,把她翻了一个身子,让她看着自己,自己居高临下,极具徵
    服感的骑在她身上,看着她。
    二姑妈白玉芝害羞的看着饥渴的楚天,时而偷窥那胀大到20厘米的大鸡吧

    「啊?这麽大阿?」
    楚天饥渴的像饿狼一样,骑在二姑妈白玉芝的娇躯上她的俏脸早已滚烫,俯
    头狠狠的吻在她那柔软幽香的樱唇上,小舌直接抵了进去,贪婪的吸食,二姑妈
    白玉芝那害羞的清凉香舌也吐了出来,两条火热舌激烈的交缠在一起,激情轰然
    爆发,二姑妈娇喘吁吁,眉目紧闭,小嘴张开吐着浓香。
    双手挂在楚天的颈部,牢牢的挂着。
    情慾被挑起。
    骚穴中渐渐开始湿润。
    「啊啊;二姑妈,我要射了。」
    然而,还没来得及插入。
    作为处男的楚天因为太过于刺激,心跳加速,在她性感娇躯上不断摩擦。
    大鸡吧中也射出晶莹剔透的阴精。
    精液就像是高压枪一样,她的脸庞上,被拔下的衣服,豪乳上也被被涂上精
    液。
    「怎麽还是硬的?」
    虽然楚天射了,但他的鸡巴并没有冷却,好像是并没有CD一样。
    「你太美了;」
    「不行了,我要操你,受不了了。」
    「那;那先把门关上!」
    「早晚你们都在一起挨操,关什麽门!」
    「坏蛋!」
    楚天把二姑妈白玉芝身上的被子直接掀开,丝袜早已被他撕了一个大洞。
    伸手把她那被黑丝包裹的性感双腿往两边一分。
    看着那粉嫩的不像话的小阴唇,楚天咽了咽唾沫,一时之间有些傻眼。
    「傻样;那你见了你妈妈和外婆奶奶的穴不是更癡?」
    丝袜牢牢的贴在姑妈的双腿上。
    楚天扶起她一只腿,脸在丝袜上不断摩擦着,感受那美妙的柔润感。
    扶着鸡巴,慢慢缓慢的插入。
    「 啊啊啊 ;太;;太大了;;慢点;;」
    这麽多年被压抑的情慾一旦爆发是相当恐怖的。
    二姑妈白玉芝那叫声;太大。
    随着鸡巴的插入让二姑妈的脑子突然空响了。
    她的双手抓着楚天的屁股,指甲牢牢陷入肉里,他也忘记了这刺痛。
    他现在只知道,狠狠的干身下这丝袜骚货,丝袜姑妈。
    二姑妈白玉芝那空虚痕痒酸麻之极的身子,瞬间就被一根,如同烧红了的铁
    棍直接贯穿,巨大的满胀感,脑中一片炙热的晕眩,让她有如飘飞入云端,滚烫
    的火热龟头部,直接狠狠的冲撞在滑腻温热紧箍深处的顶端那团细嫩柔软上,太
    猛了这下,直接一沖到底了。
    楚天那粗长的坚挺火热龟头,已经被情慾爆发的二姑妈吸进紧窄甬道尽头那
    团柔软隙缝内,火热龟头被卡住了! 强烈的紧箍收缩蠕动感,让楚天也感到了极
    度的兴奋,作为处男,他有一种想要射精的慾望 ,而且他也感觉到那层层的薄膜

    看着身下那不断喘息,不断呻吟的二姑妈,刺激的感觉从心脏到大脑。

    「太紧了,真特码紧;」

    「 啊啊啊啊啊,太大了;;宝贝慢点;;二姑妈;;;二姑妈第一次;;」

    她的呻吟,让楚天再也受不了,猛地在那团柔嫩的骚穴中狠狠一插,巨大的
    鸡巴直接插入她的花心。

    痛的她更加用力的掐着楚天的屁股。

    「呃啊!;;呜呜呜;;」

    还未开采的土地,突然被楚天这麽狠狠粗暴的开发。

    疼的她直呻吟。

    性感红润的小嘴猛地咬住楚天的小肩头,贝齿间发出咝咝的急促,香唾从那
    性感柔唇中,流淌下来,细如葱白芊细手指,大力的抓着楚天的小屁股,指尖都
    发白了。

    作为楚天,虽然曾经阅读无数A片。

    熟认无数AV女星。

    经验丰富。

    可是,现在这一刻,曾经的那些虚无缥缈的经验没有任何卵用。

    忘情的插入,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狠狠的操。

    「呼;;小;;小坏蛋!;;姑妈;;以为自己死了;;真的;;太粗暴了
    ;;你想要的操死姑妈吗? ;;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这麽用力;;」

    「哦哦呃;;好深啊!;哦;好涨啊!;呃;;」

    楚天抬起她的性感笔直被黑丝包裹的腿,在上面不断亲吻着,舔舐着。

    射精的感觉越来越严重。

    二姑妈的骚穴太紧,紧的让人无法想像,而且还感觉她的骚穴就像是舌头一
    样,不断在吸着自己的大鸡吧。

    慢慢;

    二姑妈也渐入佳境。

    「噢!;;小坏蛋!;呃!姑妈好舒服啊!;;好涨啊!;;好深啊!;;


    「呃噢!;;小坏蛋!;;小坏蛋!;;姑妈;;舒服死了!;哦哦;;姑
    妈;;头好晕啊;;噢;;不成了;;姑妈;;要尿;;尿尿;;呃! ;;」

    低头一看,那双性感的脚背,性感的细高跟鞋。

    可能太过于刺激,可能也是因为处男,受不了这麽大的诱惑。

    猛地一涨,滚烫的岩浆喷薄而出,浇灌进二姑妈白玉芝的子宫花心。

    「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好烫;;好烫阿;;;太烫了;;」一
    声如哭似泣的长长低声呻呤

    楚天只感觉胀疼至极的火热龟头部,有一股股清凉如水的液体浇淋在上面,
    他知道,二姑妈也洩了。

    征服感油然而生,这骚妇也被自己玩高潮了。

    许久,二姑妈白玉芝才好像重新活过来一般,长长的喘了一口气,身子的抖
    动也渐渐变得缓慢起来,轻微的颤抖再继续着,二姑妈白玉芝就像一个寒冷中打
    着摆子的人轻抖着;;

    缓过神的白玉芝长长的吁了口幽香之气,含着盈满春情的妩媚美目,深情款
    款的看着身上这个让自己魂飞魄散,欲仙欲死的俊俏男孩,温柔的吻了他那清凉
    柔嫩的小嘴下,心里一阵极度的满足和幸福。 眼神的柔情足可以直接把人化为人
    浆。 :「坏死了;;你强奸了二姑妈,你要负责。」

    楚天翻身从她身上下来,满足的躺在床上,伸出手抱着她的头。

    二姑妈识趣乖巧的抬起头,枕在他的手上,用着性感的黑丝美腿夹着他的腿


    楚天在她嘴上亲吻一口:「当然,你可是我的二姑妈,我的第一个女人,我
    的丝袜妻子,我的丝袜性奴。 」

    「讨厌死了;就知道这样玩弄人家。」

    「是不是还想给人家戴上项圈,牵着狗链,让人家像一条母狗一样爬在地上
    ? 」

    楚天笑了笑,摸了摸二姑妈的豪乳:「你怎麽知道我有这样的想法?」

    「哼;」二姑妈撇开头冷哼一声。

    楚天作为处男,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想法,不过想想还是挺刺激的。

    摸了摸二姑妈的头微微往下按:「二姑妈,让我感受下你的学费有没有白交
    ? 」

    「小坏蛋;就会作贱二姑妈。」 白玉芝眼神中带着异样的神采白了他一眼
    ,心里全是宠溺和柔情。 抬起柔夷轻抚着文龙的小俊脸。

    慢慢;

    二姑妈的头不断往下延伸。

    跪在床上,翘起那性感的丰满巨臀。

    伸出舌头,面带魅惑。

    慢慢舔舐着楚天的龟头。

    可能感受到楚天那癡迷的眼神,白玉芝自信满足的微笑了一番。

    髮髻高挽,眉梢鬓角万种风流,一双凤眼楚楚动人,笑容中夹带妩媚,皮肤
    吹弹可破,鼻尖翘挺,两片香唇娇豔欲滴。

    时而握着鸡巴摩擦着自己的脸庞,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楚天。

    楚天温柔的把她的髮丝挽在她脑后。

    二姑妈白玉芝突然张大朱红的丰唇,一口吞下半截鸡巴,舌头不动,用喉咙
    前段允吸起来。

    楚天知道这不是所谓的深喉,但玩起来一样有乐趣,二姑妈的喉咙竟然在被
    肉棒抵住的情况下可以神奇的蠕动,时鬆时紧时进时退,把龟头上每一寸神经都
    蹂躏一番。

    楚天:「看来二姑妈去学校的学费没有白交!」

    二姑妈白玉芝吐出大鸡吧,上下撸动下,妩媚的白了楚天一眼:「小坏蛋;


    所谓的学校,无非就是给这些高贵的女人一个学习如何服侍男人的培训机构


    当然,里面全是达官贵人,老师也全是女性。

    二姑妈咽了嚥口水。

    继续埋头开始口交。

    双手握着自己的豪乳,放在大鸡吧上,不断挤压着。

    可以清晰看见,白的发亮的豪乳再挤压下不断变形,直到掩盖了整个鸡巴,
    只能看见龟头的存在。

    豪乳就是豪乳,完全不用手,单靠挤压,就能做到密不透风,而且胸前的皮
    肤滑腻柔软,与插穴相比是另一种美味。

    楚天拍了拍床铺。

    二姑妈识趣的把身子换了过来。

    整个巨大美妙的肥臀摆放在楚天眼里。

    在二姑妈的美臀送上一掌,抚摸拍打。

    那黑丝美臀臀浪一浪接着一浪。

    握住她的腿,亲吻那黑丝美腿。

    摩挲她的黑丝美腿,纤细中透着丝丝肉感,苗条而不枯瘦,这才是成熟美妇
    中的极品。

    性感的丝袜美臀对着楚天的脸,这样的感觉太美妙了。

    抓住眼前姑妈的黑丝美臀,伸出手开始大力地揉捏,换来她一阵阵闷哼,这
    哼声从喉咙里传来。

    没多久,楚天就到了忍耐的极限,抓起二姑妈白玉芝那性感的黑丝小腿,尽
    情的舔舐,吸允着,全身紧绷,呼吸困难,大喊着:「不行了;;我要射;;姑
    妈;;你这骚嘴;;太;;太给力了;;射了;;射了! 」

    二姑妈白玉芝不愧是学霸,时机拿捏得很到位,在鸡巴几次鼓动下猛地拔出
    龟头,一股浓精激射而出,简直可以听到射精时「噗噗」的声音,她大张着嘴去
    接,一连射了十多下,嘴里满是精液。

    精液味道,她也不是第一次吃了,以前就吃过楚天的精液,但久违的精液让
    二姑妈白玉芝乐此不疲,瞇着双眼把液体在口中来回翻搅,如同品嚐美酒一般,
    舔着嘴唇咂着滋味。

    「爽了吗?小坏蛋?」

    二姑妈坐在床上脱下早已湿透的丝袜和高跟鞋。

    「爽了,没想到二姑妈在床上温柔娇弱妩媚,但在床上这麽骚!」楚天摸着
    她那毫不下坠的豪乳玩弄着感慨道。

    「哼;学习这些还不是为了你这坏家伙。」

    「我洗澡去了!」

    「一起;」

    「小坏蛋!」

    ;;;;

    在浴室又和二姑妈白玉芝大战一个小时,直接把她的骚穴都操肿了。

    携美一同走下楼。

    就看着大姑妈白冰凝和奶奶柳眉音两人正在沙发上互相舔弄。

    这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家里的女人曾经也是这样。

    只不过,现在的楚天不是以前懵懂,也不像以前那麽胆小。

    走上前脱开裤子。

    在两女的臀上狠狠的啪了一巴掌。

    姑姑和奶奶傻眼的看着楚天,不知所措。

    看着那炽热的大鸡吧。

    「舔舔!」

    「不要;」

    「找你二姑妈白玉芝老婆去!」

    「哎呦,大姑妈老婆别吃醋,晚上我就好好爱你。」

    「哼;谁叫你爱。」

    「 啊啊啊 ,爽;;」

    「哎呀,妈,你怎麽能这样,明明是我的。」

    看着自己妈妈柳眉音已经把大鸡吧含在嘴里,大姑妈站在沙发上跺了跺脚,
    也蹲在地上一起为楚天舔舐起来。

    而楚天也拿出手机把她们两人的舔舐的模样拍了下来。

    可能感觉不太爽。

    大姑妈站了起来,撩起裙子,站在楚天面前,岔开双腿,整个丝袜骚穴就这
    样暴露在楚天眼里。 、

    而下体,奶奶柳眉音着不断的舔弄着,深喉,喉咙涌动,马眼,各种各色的
    招式。

    「大姑妈;我要舔你的丝袜脚。」

    「小坏蛋!」

    大姑妈坐在一旁,翘起腿,想要脱下高跟鞋。

    「别脱;就这样;」

    「这样怎麽舔?」

    楚天并没有回答,直接伸手抓住她的丝袜小腿。

    足弓和丝袜高跟鞋形成完美的弧线,刺激着他的大鸡吧。

    也刺激着她的心跳。

    伸出舌头,在丝袜足背上不断舔弄着,嗅着。

    颜色深浅分明,别緻不俗,再加上脚下的粉红色高跟拉起整体曲线,如同脚
    下升起的两团炙热火焰,燃烧着他这个高跟控的心。

    「 啊啊啊啊啊;;好痒;;好痒;;你这臭小子;;就知道;;就知道丝袜
    高跟;;你;;你怎麽;;怎麽不跟丝袜高跟;;丝袜高跟过日子! 」

    「妹妹;;来我帮你;;帮你;;舔;;你;;帮我;;帮我舔;; 啊啊啊
    ;;好痒;;臭小子;;好痒阿! 」

    这一边,白玉芝也撩起裙边,俯身下去,隔着丝袜就这样帮着自己的姐姐舔
    弄着骚穴。

    白冰凝也帮白玉芝舔弄着丝袜骚穴。

    一时之间,客厅内,形成和平的气息。

    奶奶柳眉音的头不断往下,再次用出深喉了,柳眉音发出「呜呜」的闷哼。

    鸡巴感觉被紧固着,被包围着。

    奶奶柳眉音见自己的孙子十分享受,更加卖力,不知不觉也被客厅这糜烂的
    气氛所感染,像只发情的小野猫,不断扭着丝袜美臀,还是不是自己拍打自己的
    美臀。

    感受到奶奶柳眉音的饥渴。

    楚天开口大道:「走,我们到地摊上去。」

    楚天抽出在奶奶嘴中的大鸡吧。

    躺在地摊上,奶奶跟上,再次吞噬那让她慾望攀升的大大鸡吧。

    「大姑妈给奶奶舔,二姑妈给大姑妈舔,我给二姑妈舔!」

    「不行;」大姑妈反对道:「老二去给妈妈舔,阿天还没舔过我的骚穴。」

    就这样,我们四人围成一个圈。

    相互舔弄着。

    特别大姑妈那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翘臀,已经几近露在外面,虽不如奶奶柳眉
    音的丰满,却也很翘,奶奶柳眉音努力给我口交,楚天也被刺激了,伸出手抚摸
    大姑妈那黑丝翘臀,圆润的肉感遍布五指手心,还有那丝袜的质地,顺滑中带着
    波浪的纹路,刺激着手心和情慾,手感很好。

    大姑妈也开始闷哼,我的舔弄,舔舐,和玩弄她性感的黑丝翘臀,让她实在
    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时而,奶奶柳眉音也吐出大鸡吧,利用自己柔软的髮丝,来刺激楚天敏感的
    睾丸。

    「 啊啊啊 ;就是那里,快点;快点舔; 啊啊啊 ;;好爽;;」

    「 啊啊啊啊;;我要;;我要;;」奶奶柳眉音率先败下阵来,直接动手在
    丝袜上撕了一个洞。

    直接坐在楚天硬的发胀的大鸡巴上。

    「 啊啊啊 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孙子;;奶奶;;奶奶好爽!」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